第九十八章 一技之长

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s.net (全小说无弹窗) 他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网友我手写我心,对方劝他应像毛竹学习,毛竹栽种后的最初五年中就像一...

日期: 2021-08-09 05:06

  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s.net (全小说无弹窗)

  他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网友“我手写我心”,对方劝他应像毛竹学习,毛竹栽种后的最初五年中就像一件塑料制品,根本看不到它的生长,可是五年之后,它就像被施了魔法,在半年时间里就会蹿到三十多米,长得快的时候,一天可以长半米多。春天还是一棵齐腰高的小苗苗,但到了秋天就变得高大挺拔、直插云天。原来,它被栽种后的五年里,并不是像我们表面看到的那样无所作为,而是把所有的努力用于在地下伸展根系。五年中,它的根居然可以绵延扎到几英里远。正是如此强大的根系,才造就了令人惊叹的奇迹。它告诉我们一个奇迹的产生,不仅依靠现在的运作,更重要的是依托过去的准备。他安慰自己那几篇作品权当是练练手,心情自然好多了。他特意在网上买了一副毛竹的画挂在书桌前,还叫班里练过书法的同学为他在画的空白处写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soudu*org

  他自从与室友们吵完架后,彼此打起了“冷战”。他无数次扪心自问,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为什么总是不能友好地与一批又一批的室友们相处?难道真是自己的问题吗?不是,他总觉得自己很委屈,而且敢摸着自己的良心大声说对别人问心无愧!他曾经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一碗米养个恩人,一斗米养个仇人”。此话与“狗不能喂的太饱,人不能对的太好”、“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等类似。同样的错误同样的人。自己可以原谅别人,但从不被别人原谅,好比自己被别人不小心扇了一巴掌,自己仅是一笑而过,而当自己不小心扇了别人一巴掌时,得到的轻则是同样力度同样速度和同样位置的一巴掌,重则被打得连母亲见了都不认识了。这一切似乎是自己挨了一巴掌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如同被抓痒一样舒服,而别人就像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他感觉宽容别人实在太累了,倒不如向他们学习。脑海里就不该有“宽容”二字。

  当他安安静静坐在电脑前近乎“胡乱”写作时,小飞则无缘无故有了情绪,搬动凳子,开柜门再关上。要不口里不知再骂什么或骂谁。他先开始有点紧张。还以为是自己的鞋子里又塞了没洗的袜子,或是洗后的衣服被风吹得碰到他的衣服,还是上完厕所后忘记了关门……他很担心自己的一言一行有半点不规范,所以时时处处很小心。他后来对那些“古怪”的言行习惯了,无非是他自己气自己罢了。小飞似乎容不得别人有事做,但必须是他想做却做不了的事,相反,若是他能做却不愿意做的。他就会特别高兴,时不时凑一下热闹。就像小洋对着电脑只做两件事,几乎整天都是这两件事,一件是打足球游戏,另一件就是看足球赛。小飞就有事没事站在他后面看看,或是似懂非懂地讨论几句。难怪别人失眠时保持静悄悄的,而他失眠时就跺床板或故意大声咳嗽。嘿嘿,原来如此啊!

  那天晚上,阿阳又来找小飞抄作业,但小飞恰好不在。阿阳在小飞的书桌上翻腾了一会儿,着急地问道:“九龙,你知不知道小飞的电工作业本放在哪里了吗?”

  “千万别吓我,老师说了,平时的作业跟考试成绩是挂勾的,我可就靠平时多积几分,考试时就没那么紧张了,也不用为了作弊而脸红了!”阿阳认真地说道。

  “真是的,差点儿我就不打算抄你的了。我要不跟你抢奖学金,你是担心什么呀!”阿阳开玩笑说道。

  “你这家伙,我免费抄给你作业还这么多废话!”他再次咽下要说的话,佯装生气地说道。

  他第四次咽下要说的话。若是换做别人,他未必会主动抄给别人作业,因为他认为这样做有一种罪孽感,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帮别人解了燃眉之急,但长远来说是害了别人。现实情况是抄作业学生自己不这么认为,有时候还因为某个同学不抄给作业而怀恨记仇,实属无奈又可笑啊!他之所以这样做,并四次咽下要说的话,是因为他得知阿阳的一个室友终于决定考研了,并确定下学期搬出去住。他暗自又做好了下学期再换宿舍的打算,这也是他没办法的办法,他和新室友们的关系又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他认为突然换一次宿舍跟换十次宿舍所背负的名声是一样的,为了有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他已经顾上不其他的了。阿阳和另两个室友可不是一顿饭或一番好话就能被“收买”的,他们三人是专业里以“自力更生”出名,所以他们平时花钱特别大手大脚,吃饭不进食堂,外出不挤公交,三天两头不去娱乐场所玩就憋得萎靡不振。他们就是勤工助学中心成立后的第一届主要负责人。另外,他们某些老师来往极其密切,还成为利益上的合作伙伴,但他并不了解他们具体是在做什么,因为之前很少和他们说话来往。主动拉近和阿阳的关系是他能够顺利搬进他们宿舍的第一步。

  次日晚上。他经过阿阳宿舍时,见门虚掩着,便借找阿阳进去了。他们的宿舍比其他宿舍都大。这是沾了走廊里摆放垃圾桶区域的光。每层楼里都有两个专门摆放垃圾桶的区域,区域后面的大片空间就归临近宿舍所有,所以他们的宿舍里有四扇推拉窗户,而普通宿舍仅有两扇。可巧唯独那个考研的学生不在,他们三人正围着一张简易饭桌才愁眉苦脸地坐着,桌子上放着一堆麻将。

  “是的,我之前也不会,跟着他们打了几圈就会了。过来边学边玩吧!”阿阳的室友小王说道。

  “九龙。过来玩吧,我们正好三缺一,等了老半天了。我们好几天没玩了!”阿阳挥挥手说道。

  “别啰里啰嗦了,大老爷们儿痛快些,反正明天没什么事!”小磊边散烟边说道。

  “拜托了,九龙,陪我们玩玩吧。要不然我今晚上睡不着了!”小王开玩笑说道。

  “也好,我能多学一项技能,以后参加工作了或许能陪上司玩玩!”他急忙打断阿阳的话说道。

  “你是新手,我们也不欺负你,前五圈不玩钱,权当给你上课授艺。‘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后面就不客气了,靠的是真材实料,赚的是真金白银,不过不会玩的很大,是你能接受得了的!”阿阳说道。

  “你们的话说的都很实在,我若是赢了,就请你们吃全加的肉夹馍!”他乐呵呵说道。

  阿阳没说什么,只是抿着嘴偷笑。他不负众望,五圈后果真学的差不多了,只是出牌慢了拍,动作不娴熟而已。暂且不说输赢,因为不到最后结束是无法定夺的。他感觉麻将不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难,而且比玩扑克牌有意思多了。他每次摸牌时都激动不已,可能是第一次的原因吧。除了阿阳不抽烟外,他们三个都抽烟,一会儿抽你的,一会儿抽他的,一会儿抽我的,不知不觉屋子里雾漫漫的一片,烟蒂随处丢了一片。一向烟瘾很小的他这时却毫无知觉,而且感觉很酷!大概玩到十点半时,那位考研的室友回来了。

  小朱笑了笑,放下斜挎包后进了厕所,不一会儿听见哗哗的水声,小朱在洗澡,看样子是要睡觉了。

  “不着急,他睡的时候我们搬到走廊里去玩,那里的灯是常明的,也不会影响到别人!”阿阳说道。

  “对了,我想起来了,明天上午我有门选修课要结了,可能会在最后一节课考试的!”他惊讶地说道。

  “我也选了,没关系的,她没说什么时候考试,我们就用不着管,何况这样的课从来没听说有学生挂科的,除非学生自己挂了!”小王满不在乎地说道。

  他知道大家正玩的起劲,而自己也是手和心都痒痒的,觉得再玩一会儿也没关系,何况这是第一次与他们一起玩,也不能扫了他们的兴,也不能忘了自己不仅仅是像自己说的只是为了学习所谓的一技之长而已。桌子搬到了走廊里,玩一会儿再玩一会儿,还能玩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两点钟,阿阳打电话点了四包薯片和四瓶饮料,没几分钟,一个学生抱着零食饮料来到走廊里。阿阳向那位学生喊了一声,他便走过来,放下东西拿了钱离开了。像那位学生一样就在宿舍里开小吃店的学生几乎每栋楼里都有,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为学生提供零食饮料,价钱比外面的零售价略贵一点,但远水救不了近火,而熬夜玩的学生也不少,所以他们的生意也还不错,只是蛮辛苦的。

  小王和小磊都赞许地点点头。他本不愿意,但这时候宿舍里的室友们已经睡了,若是突然进去吵醒了他们,难免又要发生不愉快,便索性玩通宵得了。就这样,一圈又一圈,笑一阵静一会儿,不知不觉天空已经变成淡蓝色,走廊里已经有晨读的学生闪过。他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右手臂疼痛的摸牌时很吃力,这才郑重宣布打完最后一圈一起下去吃早饭,然后回去睡大觉。他掏出钱点了点,竟赢了三十多元,尽管不是赢的最多的,但还是请了客,每人一个茶叶蛋、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

  小说久久毛来自网络,所有章节为网友上传发布。如果您觉得久久毛是一本好看的小说,请您推荐给你身边的朋友。

  如果您发现久久毛有更新而全小说网没有更新的,请联系我们!如本站发布小说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是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谢谢!

返回顶部